tiktok日本破解版最新

司慕云拿起来一看,突然皱起眉头。

“嗯?”

南烟对这竹叶,原本都已经丧失了信心,也没有寄希望还能以它为线索找出什么来,但司慕云这个表情,又让她有些奇怪。

她问道:“兄长,怎么了?”

司慕云神情复杂的说道:“这个竹叶,是佛肚竹吧?”

南烟道:“你也知道?”

司慕云道:“以前还在金陵的时候,家里的花园里养过,不过没养几年就死了。”

南烟道:“我,本宫都不记得。”

“那个时候,娘娘还小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南烟叹了口气,倒也不去多想。小时候的事,于她而言,于司慕云而言,说起来都是尴尬,最好不提为妙。

而司慕云却又接着说道:“不过,这种竹子只在南方,北方很少吧。”

手捧蛋糕蕾丝裙妹子温馨室内写真

南烟道:“正是,这种佛肚竹在北方不易存活,需要精心养护才能养得活。所以,都是一些信奉佛教的富商家里才会有。”

“那,也没有查出什么来?”

“锦衣卫的人在京城,几乎把所有养过佛肚竹的富商的家里都查遍了,并没有异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司慕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那,寺院查过没有?”

“什么?”

南烟一愣,抬头看向他。

司慕云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自己记得准不准,但是当初,娘娘下旨让三妹——让慕贞出家的那个正觉寺,微臣带人送她过去的时候,好像在那里见到过这种佛肚竹。”

“……?!”

南烟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。

她瞪大眼睛看着司慕云,沉声说道:“你,你没有记错?”

司慕云又凝神想了想,说道:“应该没有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其实,就算是在南方,因为这个名字的缘故,种植这种佛肚竹的大多还是寺庙。所以,微臣当初带着人押送慕贞去正觉寺的时候,看到这种竹叶,也并不为奇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可是刚刚这么一说,微臣才想起来罢了。”

南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寺庙,正觉寺?

这座寺庙就在京城,如果说有人去过寺庙,又无意中带着这簇竹叶到了城南地仙会的堂口,是完可能的,竹叶也不会枯萎。

而且,寺庙……

和尚……

昨天,罗岂同的亲兵王广明到内阁请旨加派人手守卫皇城九门的时候,好像就提到过,城内出现了许多的和尚,在那些百姓闹事的城门口活动。

之前好像都没有这样的事,而在这两天,城内百姓耐性耗尽,开始冲击各处衙门,甚至冲击城门的时候,这些和尚就出现了。

和尚,可跟富商不同。

有些和尚,专跟达官显贵来往,就是为了获取土地和利益。

如果他们跟地仙会勾结,那么现在,整个京城——

想到这里,南烟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她突然说道:“快,快让他们回来!”

司慕云还没反应过来,而祝成轩原本看着那些大臣们离开,还有些忐忑不安,听见贵妃这么一说,急忙走过来:“贵妃娘娘,出什么事了?”

南烟的脸色瞬间煞白,说道:“快把那些大臣们追回来,不准开启宫门!”

祝成轩道:“怎么了?”

南烟道:“地仙会的人,藏在寺庙里。”

“什么?!”

“城中的和尚,都有问题!”

南烟一边说,一边转身往外走去,众人惊了一下,也急忙跟了上去,听福见状,也顾不上平日的礼仪,提着衣裳跑在最前面,甚至,南烟也不顾自己的身份,急急而奔。

若水担心的说道:“娘娘,你小心一点!”

他们穿过一道门,很快就到了南宫门。

前方,那些大臣们都走到了宫门前,几个守宫门的小太监站在那里,听见他们说了什么之后,其中一个小太监摇摇晃晃的,走过去准备抽下门栓打开宫门。

南烟道:“住手!”

“备战!”

突然袭来的一阵飓风,卷着尘沙和阵阵如同闷雷一般的震响,迎面扑来,周围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,罗岂同已经大声的喊道:“备战,所有的人,起来备战!”

下面原本还靠在墙根打瞌睡的士兵,听到这话,都一个激灵睁开了双眼。

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

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将军在说什么?备战?出什么事了?”

他们七嘴八舌的问着,但立刻,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并不是上面的命令让他们安静,而是所有的人都感觉到,他们所站的地面,所靠的城墙,都在微微的震动着,而远处吹来的风声中,卷着一阵闷响。

那熟悉的感觉,那熟悉的声音——

这时,城楼上的士兵扶着墙垛,探出头去一看,终于看到漆黑的夜色中,扬起的漫天沙尘中,无数的骑兵挥舞着手中的火把,呼啸而至。

倓国骑兵!

“倓国人来了!快备战!备战!”

一阵铜锣敲响,一下子将整个京城都从寂静的夜色中惊醒了过来。

也将所有的士兵从夜晚的迷蒙当中彻底的惊醒。

罗岂同的眼睛都红了。

他一直猜测,倓国人一定会趁着城中局势混乱,尤其是老百姓耐性耗尽,可能在城中闹出民乱的时候进行进攻,而所有熟悉战争的人都知道,最好突袭的时间,就是晚上。

所以,他将战斗的时间,定在了昨晚。

却没想到,整整一晚,倓国人都按兵不动。

但,他们并不是真的不动。

而是,他们也猜测到,守成的士兵发现了他们的异动,一定会有所准备,也猜测到,他们推测发动进攻的时间会是晚上夜袭,所以,他们故意避开了昨夜。

在今天早上。

在所有人都经过了一整晚紧张的戒备,一个个都疲惫不堪,而最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袭来!

好狡猾的倓国人!

想到这里,罗岂同咬紧牙关,大声说道:“弓箭手准备!”

幸好,他早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,在城楼上安排了弓箭手,只是这些人守了一整晚,都有些困倦了,但突然发生战事,他们还是训练有素的立刻冲上来,站在墙垛与墙垛之间,拉弓上弦。

雪亮的箭矢,对准了那些呼啸而至的倓国骑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