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stflight蜜柚3

“重创?”

青魅一听到这个计谋,檀口微张,一时间怔在那里。

一位真仙后期修士,就是自己全盛时期,也无法靠近对方,还谈什么重创?

“前辈,有没有生死转轮丹?属下有位好友心脉已断,需要仙丹救命,如果前辈知道这样的丹药,还请赐示。”姚泽并没有解释太多,话锋一转,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。

“生死转轮丹?现在世上哪里还有这样的仙丹?要知道此丹的主材料九转回魂草需要万年以上,就是在蛮荒深处也难以寻觅,你还是另外提个条件吧。”青魅有些惊奇地苦笑着。

一时间姚泽有些默然,即便蛮荒深处有灵丹妙药,也不是目下的自己可以妄想的,过了片刻,他才缓缓说道:“属下的这等计谋,危险性极高,是否成功还需要看运气,如果前辈可以拿出几株九尾龙叶草,在下愿意冒险一试。”

“九尾龙叶草?你是仙界中人?”没想到青魅一听到这些,第一时间就惊奇地瞪大了俏目。

姚泽摸了摸鼻子,心中暗叹,自己还是暴露了行踪,眼前这位真仙前辈位居高位,对仙界的一些动态也是了如指掌的,关于界面之争,众多修士同时涌入妖界,自然瞒不过她的耳目了。

而青魅似乎发现了谜底般,樱唇微扬,一股笑意荡漾开来,一直猜测,没想到对方来自仙界!

不过她也清楚探究他人隐私会引起对方反感,随即黛眉微皱,“九尾龙叶草已经是万年草药了,当初我和阆卫他们联手前往蛮荒深处历练时,曾经发现了几株,只不过我的那两株早已交换出去,就是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存留……我去给你问问,他们两人当时都分了几株,说不定有些剩余,不知道你的计谋到底怎么回事?成功的把握到底有多少?”

出乎意料地,姚泽却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长身而起,“事态紧急,属下需要一个月的准备时间……”

此时的浪邪岛上算得上门可罗雀,等来夜看着主人旁边的绝色佳人时,忍不住瞪大了眼睛,寒水城中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,竟和主人很熟略的模样……

卷发时尚气质少女复古清新唯美写真图片

两者间的差距太大,姚泽也没心情介绍,直接吩咐一声,“好好照顾这位前辈”,又转头苦笑道:“前辈,时间确实有些紧迫……”

“无妨,你去忙你的,给我准备一间静室即可。”青魅笑盈盈地素手一摆,显得很随意。

“静室?有,有!前辈请随小的来!”来夜这才如梦初醒,手足无措地忙转身就走,连上前见礼都忘记了。

看着此女似柳摇花笑摇曳离去,姚泽摸了摸鼻子,有些无语地暗自摇头,这次自己想偷着离开也没有机会了。

地下炼丹室内,他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,一尊丈许高的破旧黑鼎伫立在那里。

在上次离开的时候,他已经把伏火兽安置在这尊崆峒鼎中,如今近一年的时间过去,想来这家伙也该苏醒了。

似乎感应到他的想法,“呼”的一声,炙热的气浪蓦地滚滚散开,一阵低沉的吼声从黑鼎中传出,其中包含着兴奋和忐忑,甚至有些惧怕。

姚泽眉头一皱,转眼就眉开眼笑起来,伏炎兽要晋级了!

十级化神!

在三个月前此妖就醒转,却不敢随便出来,还得苦苦压制,一旦离开崆峒鼎,天劫瞬间就会降临!

“哈哈……无妨,一切由我!”姚泽也兴奋之极,连忙传递过一道宽慰之意,神识扫过,黝黑的大鼎就不见了踪迹。

雷劫什么的,自然不在话下,此时可无暇帮助它渡劫,外面那位青帅一直在盯着,如果被对方察觉什么蛛丝马迹,估计什么统领、救命之恩,全都不管用。

接下来他并没有离开,而是席地而坐,神情一敛,陷入了沉思中。

在青魅面前所言,对付一位后期真仙修为的妖兽,并不是信口开河,他还是有些想法的,只不过其中的损失就有些大了……

很快,识海空间中,血色身影一步踏出,他站在了一座岛屿的上方,近百头形状各异的妖兽盘踞在岛屿上,每一头都有着化神修为。

这些妖兽正是在天沟中,那位青袍老者准备利用“太阴化劫妙法”,全都强行提升至仙人修为,自己趁机把所有十级以上的妖兽都要了过来,原打算回到白藏教之后,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,没想到现在就要动用它们了。

以他的打算,趁乱之时,放出这些妖兽,那巨蜗肯定不会察觉到异常,一旦被这些妖兽围住,自己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!

十几头化神修为的妖兽,自然不会给对方带来重创,甚至连威胁都算不上,可他还有着一个厉害的手段……

很快他就虚坐在半空,身前漂浮着一道怪异长剑,崎岖蜿蜒,丝丝电弧隐约在表面跳跃,经过上次无意中淬炼之后,扶桑雷剑的威能上了一个台阶,而其中蕴含的雷电更是翻了一翻。

不错,他正是要炼制那些“特制”紫雷!

到时候十几头妖兽每一位都携带着这么一枚紫雷,然后同时引爆开来,那场面……

每一次消耗完毕,扶桑雷剑需要数个时辰的时间自行恢复雷电,如此一个月的时间也只能炼制出十几枚紫雷,自己无法操纵雷电,只能用如此“笨拙”的方法。

识海空间中,偶尔会响起声声惨呼,姚泽抬头望去,黑衣和光头分身正在各自修炼“须弥天魔道”,三人之前都淬炼了双手,在他穿过罡风的时候,就有所察觉,双手可以自如在罡风中逗留,正是“须弥天魔道”之效!

如此三人都对此炼体术有了全新的认识,特别是黑衣所发现的,把无穷真元储纳于淬炼后的穴窍之中,整体实力竟有了质的飞跃!

在领悟了杀戮法则之后,他们都迫不及待地开始修炼起须弥天魔道,如果有朝一日,全身一百单八个主穴窍都淬炼完毕,其中也充盈了无穷真元,自己是不是可以挑战真仙修士了?

而每个主穴窍四周还连通着一千二百个分穴,到时候全身十二万九千六百个穴窍都被真元填满,那自己……

其威力到底有多大,根本不是他可以想象的,只不过每一个分穴都淬炼一遍,即便自己什么也不做,一门心思淬炼肉 身,所需要的时间也在千年以上,而地心圣浆也不能以滴来计量了,估计三人都需要一条地心圣浆河流……

这些当然只是妄想,目前最现实的就是先把双臂的十二道主脉穴窍淬炼再说。

时间缓缓而过,寒水城的战事愈发吃紧,一道道飞剑传讯似流星般,不时划过天空,可越来越多的修士发现了一些异常。

那些飞剑最终的目的地竟是来到浪邪岛!

如果仙人修士出手,可以轻松截获这些飞剑符咒,可眼前非常时期,没有谁敢轻举妄动,半空中,身着白袍的中年人站在那里,威严的脸庞上,却难抑疑惑神情。

之前在带方岛下的密地中,无意中在那里发现姚泽此人,而作为带方岛的统领,自己竟不知道对方何时进入的,要知道岛屿的警戒有十几位仙人修士时刻保持警戒的!

就在此时,两道遁光由远及近,急速驶至,光华散去,却露出两道熟悉的身影,眉清目秀的少年修士和那位身材高大的皂袍壮汉。

“灵兄,你在这里是……”少年修士有些奇怪地问道,头顶中间那截寸许长的银色小角熠熠生光。

“原来是符道友、雷道友,你们也发觉了?”白袍中年人目中精光一闪,直接询问起来意。

皂袍大汉环眼生光,抬手一指,瓮声瓮气地道:“灵道友,你看这些传讯符咒怎么都飞到了浪邪岛上?是不是西门形势太过危急,那位姚统领顶不住了,有些其他想法?”

如同其容貌一般,此人粗犷,言辞毫不掩饰,却说出众人的心思。

“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?上次仙农阁一见,老夫对那位姚统领颇生好感,一直想找个机会去拜访一二……”白袍中年人脸上若无其事的,如此建议道。

少年修士展颜一笑,连连点头附和,“灵兄之言甚是,小弟正有此意。”

三人心照不宣地“哈哈”笑着,同时遁光一起,朝前徐徐飞去,口中还随意交谈着,不过很快几人的脸上就露出凝重。

此时竟有十几道遁光和他们同一个方向,而且遁光中,一位位都有着仙人后期的修为,身居一方统领,看来和他们一样,为解心中之惑,三五位修士相约来到浪邪岛一探究竟。

突然见到这么多大人物前来造访,来夜又惊又喜,此时浪邪岛的盛名早已超出他的想象,“诸位大人,我家主人有过吩咐,任何事都不能打扰。”

“哼,姚统领好大的架子!我们这些人都是和他身份相当,他竟倨傲无礼?”其中一位脸色灰青的白衫男子手中的折扇猛摇了几下,突然冷笑起来。

十几位后期仙人联袂登门拜访,就是三位妖帅也不会慢待的,他一个初期仙人算什么!如果不是碍着军纪,早有人前来挑战了,当初不过勉强接下黑刁一击,如果真的厮杀起来,灭杀此人也只是举手之力!